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
文章 图片
   

  没有公告

庐山家园论坛 庐山家园QQ群 11062518(群一)28288920(群二)

您现在的位置: 庐山风光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历史文化 >> 名人与庐山 >> 正文

尹庆民:我在庐山错过了见到毛主席的好机会
作者:凤凰网    文章来源:凤凰网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06-17

曾为中央全会服务

这里所说的中央全会,就是1970年8月23日至9月6日在庐山召开的党的九届二中全会。当时我正在九江供电局庐山分局工作。开会之前,就接到上级指示,让把所有重要别墅的电气线路,认真、仔细地检查一遍,保证暑期不能出现任何问题。我被派到180别墅去检查。

180别墅就是有名的"美庐"别墅,因为门牌编号是一百八十号,又叫180别墅,它坐落在庐山东牯长冲河畔,1903年由英国兰诺兹勋爵建造,1922年转让给了巴莉女士。巴莉女士与宋美龄私交很深,巴莉女士于1933年夏天,转赠给宋美龄。自那以后,一直是蒋介石、宋美龄暑期在庐山避暑的地方。1959年八届八中全会时,毛主席就住在180别墅。自然,这次检查,180别墅是重中之重。我们几个人去180别墅,仔细、认真检查了一遍,确信没问题了,好像参加检查的人又都签了字,这才离开了那里。

180别墅检查后的第二天,又让我们去东谷175号别墅检查。175号别墅就在180别墅北面百十米的地方,也是在长冲河畔,1959年八届八中全会时,彭德怀曾经住过。它是庐山有档案的最早建造的一栋别墅。于1896年由美国贵族亚丹姆夫人建造,距今已有113年。但一直是一栋"不起眼儿"的别墅。怎么要到那里检查,莫非那里也要住大人物?去了,看房间的摆设,知道至少是个政治局常委住。但到卧室一看,才知道是为毛主席准备的。因为毛主席不睡席梦思床,而是睡木板床,他用的家具,尤其是卧室的家具,是不油漆的。卧室里一个大木板床,一张大办公桌,都是木的原色的,没有上油漆。那大床、大办公桌,只有毛主席需要那么大。但我当时不太相信毛主席会住在那里,因为180别墅,比起175别墅来,不仅宽敞很多,也安全很多。那时毛主席可能住的地方,还有"芦林一号",也就是芦林湖旁边的那栋别墅(现在是庐山博物馆)。会议结束后,有次看管175号别墅的老钟约我去那里玩,我就打听毛主席在会议期间,是不是住在了175别墅。老钟说,毛主席除了有两个晚上住在了芦林一号外,其余时间都在175住。"那……180呢?"我问。老钟说,江青住在那里。我又问,毛主席为什么不住180?老钟说,那是上面安排的,因为确定毛主席住哪里时,对180、175的温度,做了多次测量,发现175的温度,昼夜都比180要稳定。"芦林一号"因为面对芦林人工湖,除了游泳方便外,离庐山聚居区较远,联系起来不太方便;保卫工作也相对要难些。毛主席除了在1961年夏天中央工作会议期间,曾在那里会见贺子珍外(也有说是在180),很少去那里住。

会议期间,林彪住在"五一"疗养院(福州军区庐山疗养院),一栋专门为他建造的别墅里。那栋别墅是会议的前一、二年建造的,离五一疗养院的篮球场不远,门前有块大石头,炸了一半就不再炸了。据说是图纸出来后,让林彪亲自审查,但图纸上并没标出那块大石头,盖别墅前就准备把它炸掉。这事儿不知怎么被林彪知道了,立即指示,保留石头。也不说什么原因。据人们分析,说是有块大石头挡在门前更安全。

会议开始前几天,就把几乎所有的服务人员都集中起来,在宾馆里吃住。开始我们都很遵守纪律,过了几天,看到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紧,就不那么严格遵守纪律了。其实,作为我们线路维修工来说,就是在开会前检查线路时紧张,会议一旦开起来,我们就没太多的事儿了,整天好吃好喝在宾馆里养着。偶尔有点儿事儿,也是小车来接过去,维修好后再送回来。那时可真"抖"了好多天,来接的小车都是好车,那时还真坐了不少名牌儿小车。

有天,供电局戴副局长打电话,让我立即去他那儿一趟。我知道有特殊任务,不敢怠慢,立即赶到他住的宾馆里。一见面他就说,你写个检查。我误会了,心说,我没犯错啊,为什么要我写检查。他立刻看出了我的诧异,忙说,不是让你检查,是让你帮忙写个检查。

原来,我们的一辆吉普车(那是当时供电局唯一的一部小车),那天到九江办事儿,下山时与一辆上山的小轿车擦了一下儿,主要是因为上庐山的登山公路弯多弯急,外地司机不熟悉登山公路的情况,又不按规定的路线走,才出了那件事儿。按说供电局的小车司机没有责任。但那是吴法宪坐的车。据说发生"擦"车后,吴法宪也下了车,看车只是擦掉了一点儿漆,他的司机却在那里不依不饶。吴法宪倒是说,算了吧,跟他们(供电局)单位的领导说说算了。吴法宪一句"说说算了",到了大会组织者那里,可不是"说说"就算了,一定要供电局写检查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我问戴副局长,检查掌握到什么分寸?戴副局长说,只说我们的错误,尽量上纲上线。这可就有点儿难了,因为我们没有错误,硬要说成是我们的错误。我就违心的"编造"一些我们的错误。戴副局长看了,觉得上纲上线还不太够,我就更"提高"了一些"认识",在戴副局长那里算通过了。局里又把小车司机撵下了庐山。后来也没听说上面再追此事,这件事也就这样了起来了。

其实,那会儿我们倒愿出去工作,主要是每次出去,都可以碰到一些首长。那次参加会议的领导,除了毛主席没见到,别的首长都见到了。见到最多的是郭沫若,因为没事儿时,他总是出来散步。

毛主席是1970年9月9日午饭后离开庐山的。离开庐山前,在东谷广场(山洞口的东面往南)附近公路上,毛主席走下车子,步行100多米,亲切与庐山的广大群众见面。我因为正在宿舍里休息,单位又忘了通知我们,不少人都错过了那次见到毛主席的好机会。

尹庆民其他文稿:

庐山的黄马甲

再次重登庐山,车到半山腰,就有大雾不断袭来。待到了牯岭,就哗哗地下起大雨来。虽然上次到庐山才几年,在朋友家吃了饭,还是迫不及待地冒着雨上了街。

尽管大雨如注,牯岭街上的游人仿佛并不见少。悠闲地逛了几个有特色的商店,就来到街心公园。雨中的街心公园,别有一番情趣。在灯光的映照下,大雨的雨线有如晶莹剔透的玉线,丝丝绺绺,连绵不断;树叶上的水珠儿,有如一颗颗珍珠,晶莹透亮,或镶嵌在树叶的凹处,或似珍珠从绿"盘"中滚落下来。站在公园栏杆旁远眺,雨蒙蒙,雾蒙蒙,只能看到掩映在绿树丛中,楼房的窗户里泄出的朦胧的灯光;九江方向则是"烟雨茫茫一片"……尽管如此,我还是站在栏杆边,眺望着,眺望着,因为我对这里太熟悉了,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深深印在了我的心里。

在街心公园里流连到九点多,雨中夜晚的街心公园,竟有几分凉意了,便恋恋不舍地向公园外走去。

刚到街心公园外,就见在一条湿漉漉的长凳上,一个穿雨衣雨裤的人,任凭风吹雨打,一动不动,静静地坐那里。这里又没什么风景,他坐在这里干什么?我正在诧异,就见一个游人,把擦过嘴的纸巾,随手扔在了地上。坐在长凳上穿雨衣雨裤的人,麻利地站起来,从长凳旁拿起一把长钳子,提了垃圾桶,走到纸巾前,用长钳把纸巾夹起来,扔进垃圾桶里……这时我才注意到他雨衣里面的黄衣服。我马上意识到他是个环卫工人,里面的黄衣服,就是黄马甲。他既没责备游人乱扔东西,也没不满的样子,仿佛捡拾游人扔下的垃圾,维护庐山的干净、整洁,是他的神圣责任。我当时心里一动,不由想,他们可真够尽职尽责,任劳任怨,终于职守的。在雨雾迷蒙的夜晚,街上的游人已经不多了,他们完全可以找个地方避避雨,甚至偷偷懒。然而,他们没去避雨,更没去偷懒。他们在雨夜中,仍然恪尽职守,一丝不苟。

如果说这件事儿在我心中引起了触动,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儿则让我汗颜了。

那是在一个旅游点上,为了拍照方便,我把随身背着的小背包,放在一个石凳上。待我拍完了照,去拿背包时,却不小心把背包碰到了地上,只听"啪"的一声,就有水从背包里渗出来,我心说,糟了,一定是喝水的杯子打破了。我忙拿起背包,打开一看,果然就是喝水的杯子打破了,杯子里的水还在往外流着。怕湿了别的东西,我忙拿起水杯,立马感到握杯子的一个手指,钻心似的痛起来。我知道手指被破玻璃扎破了,忙一甩手,把破杯子扔了出去,就找出卫生纸,把手指上正在出血的地方摁住。这时,就见一个穿黄上衣的人,在我面前一闪,抓住山坡上的小灌木,小心翼翼地向山坡下摸去。我很纳闷:这人可真够怪的,陡峭的山坡上有什么好东西,值得他不顾一切的去冒险?当我看清是个穿黄马甲的环卫工人时,我立刻意识到,他的冒险下山坡,也许与我刚才的莽撞、不负责任有关。果然,只见那个"黄马甲"到了半山腰,仔细地在草丛中寻找着什么。当他找到一块破玻璃时,如获至宝,珍贵地放进垃圾袋里,直到把破杯子的碎片全部找到,这才拽着山坡上的灌木、野藤,气喘吁吁地爬了上来,提了他的垃圾桶,又去别处"巡逻"了。对于我的莽撞,不负责任,他没半句责怪,抱怨,仿佛那破了的杯子的碎片,不是我扔的,而是他扔的,他必须捡回来,哪怕坡再高,再陡!

我惭愧极了,后悔极了!虽然我的莽撞、不负责任是第一次,但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这也是最后一次,要不我就对不住庐山的黄马甲,对不住庐山优美的环境!

妻在五老峰的公厕里"方便"了一回,出来后便颇有感触地说:"我走了很多地方,从来没见过这么'高级'的公厕!管理公厕的'黄马甲',每去一位'方便'者,都要更换一次坐便器上的塑料包装袋;甚至在洗手台上小巧玲珑的瓶子里,不时更换着艳丽醒目的野花……!要知道,这不是在繁华的大城市,而是在远离城市的'荒郊野外'呀!"

庐山的黄马甲们,为什么如此尽职尽责,甚至富有创意呢?也许我在有次"方便"时听到的一段对话,能够解释这个问题。

在我"方便"的公厕里,一位外地游客,故意摸了一处不引人注意的地方,看看自己一尘不染的手,颇为感慨地说:"都说庐山环卫工人负责任,看来真的不假!连这样不引人注意的地方,都是一尘不染,真的很不错!"这位外地游客发自肺腑的几句话,恰被一个正搞卫生的"黄马甲"听到了。这位"黄马甲"到了外面,自豪地对同伴说:"你刚才听到那位游客说么子吗?""那位游客说么子了?"那位"黄马甲"向同伴学说了那位游客的话。

二人由衷地乐了。

也许,在庐山的"黄马甲"心中,游客发自内心的对他们的赞赏,就是对他们最好的褒奖。

庐山的黄马甲,担负着庐山自然环境的净化;在某种意义上说,也在净化着人们的灵魂。

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

发 表 评 论
姓 名: * 性 别:
Q Q号: Email:
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请自学遵守,注意文明发言
最新评论

新闻排行

快讯

热点

概况

指南
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

2007-2010 版权所有:H3 STUDIO 联系电话:07928202365
庐山家园网络旅游服务有限公司
庐山家园QQ群 11062518(群一)28288920(群二)有问题可在线提出
赣ICP备05002795号

QQ在线咨询:
庐山欢迎你 庐山一根葱 鳴 ^o^
MSN在线咨询:

Baidu